荣焉

自在随心,去留随意。
本质是鸽子精。

兄弟萌,最近看了好多冷文,准备爬上来发发电!洛希极限有人看过吗,我已经为李工流了一周的眼泪,准备立刻提笔写个平行世界同人(说是立刻也并不会很快)

【花开蜀锦六爻惊蛰24h/23:30】共沐春

*糊比选手前来收尾,看了一天老师们的神仙作品我太爱了呜呜呜

*我永远喜欢写群像!

*祝大家好梦无边,共沐春色。

*倒数第几段我忘了反正有一段描写大家懂自懂哈



春雷乍动,雨雾朦朦,正逢惊蛰。

古人吟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说的就是山上春天来得早,又走的迟,扶摇山也不例外,处处都可见绿意,甚至偶尔还能看到几朵心急的小花,颤巍巍的悬在枝头,一派自在惬意。

年大大早起和游梁一块擦不知堂里的桌椅,擦着擦着就出了神,被游梁一肘子杵了过去,不满的叫唤,“你作甚戳我!”

“我看你魂都没了,当心一会儿三师叔过来。”游梁淡淡的提醒了一句,“你想什么呢?”

“啊,被你看出来啦?”年大大有点不好意思,“我想我爹呢,一年又一年的,也不知道过成什么样了。”

“这还不简单,下山去看看不就行了?”

“哎,想看也不想看,其实我知道他肯定过得不错,上次师父给我算了一卦,我爹这辈子家境殷实,父母疼爱,未来儿女双全,是个好命呢。”他挠挠头,“既然新生活已经开始,我就不方便再去打扰了是不是?”

说起来,人活一辈子,纵然是转世的缘分,什么都记不得了,还称得上是缘吗?年大大偶尔会想这个问题,他脑瓜子笨,总想不出个所以然,久而久之的也就有些看淡,此时心事被游梁戳破,他颇有点羞窘,“不提了不提了,干活。”

两人闷头抓紧做完了最后一点,正看到严争鸣清清爽爽的走过来,心情很不错的跟他们俩打招呼,“吃了吗?”

“吃了吃了。”两人忙不迭点头,不知掌门今天又抽的哪门子的风,年大大颇有些惶恐,“掌门师叔早,我师父呢?”

这一问可算问到严掌门心坎上了,他看似矜持的一摆手,“唔,小潜这家伙,早上老想着睡懒觉,这不,还要让我给他带早饭。”

游梁二人恭恭敬敬又朝他的做了个揖,年大大在心里痛不欲生的给了自己一嘴巴子:让你嘴贱!正要开溜,便见某位被说起不来床的人冷着脸朝他们这边走来。

程潜耳力非常,大老远就听严争鸣在这不知道放什么屁,他冷冰冰的免了年大大等人的招呼,微微颔首,“去吧。”

两人忙不迭离开,尤其是年大大,他看着自家师父的脸上风雨欲来,情不禁打了个寒战,那边严争鸣还美滋滋的,他朝程潜走过来,自觉颇为体贴,“小潜,腰还疼吗。”

疼你姥姥!程潜越发火冒三丈,他怒拂袖,语气却像结了冰,“禀掌门师兄,师妹前日来信,说近日准备回派一趟,我准备前往迎接。”

说白了,就是要躲一下他这个纵/欲无度嘴上没把门的掌门。

“不行,”严争鸣想也没想就拒绝,“不就一山旮旯有什么好接的!再说...”他话锋一转,俊脸上掩着藏不住的得色,“你身子现在不适合走太多路,回清安居,师兄给你好好......啊!”

程潜羞恼至极,抬腿就要踹他,“严争鸣!”

李筠不知道躲哪看了半天的戏,这会儿假装啧啧啧的路过,顺嘴点评了一句,“实属当代不要脸皮之典范。”

霜刃哗地出鞘,他腿一哆嗦,没出息的喊道:“小潜救我!”

程潜有求必应,当即跟着李筠走了,走之前还充满警告意味的瞥了严争鸣一眼,“别跟过来。”

严争鸣那叫一个憋屈,当即觉得天亮了该让李筠和他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块滚出扶摇山了,自从上次他瞒着程潜要李筠给他配一副清心丹的事情败露,这两人宛如建立了什么坚固的战友情谊,程潜有事没事就往李筠那跑,两人凑一块不知道叽叽咕咕些什么,还总兜回来些乱七八糟的小药丸,上次!——上次程潜骗他这是李筠刚研制出的美颜丸,一枚可使皮肤吹弹可破、风吹日晒也不怕,他半信半疑,程潜信誓旦旦,结果呢!

结果堂堂扶摇派掌门,脸上绿哇哇的,就字面意义上的翠绿,整整三天!

他越想越觉得这师弟要不得,每天编排他也就算了,连程潜都被他带的会耍人了!

严掌门自己回想往事,把自己气了个半死,他想起来程潜念叨着要去接小师妹,水坑那鸟一往外野就不着家,大家表面上不显,心里都记挂着,尤其是李筠,身后常年跟着的小尾巴不见了,就把魔爪伸向他的小潜......

他风风火火的捏了个诀,给扶摇派上上下下传音:“一炷香后堂前集合。”

自从天下大乱平定后,扶摇派已许久没有需要掌门千里传音的地步了,这会儿众人心中具是一凛,全放下手中活计匆忙赶去,还以为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结果等半天,就等来一个要携程潜李筠到后山接水坑的消息。

程潜倒是没什么异议,他本来就要跟李筠说这件事情,只是多了个严争鸣让他心里不太痛快,李筠咋咋呼呼:“掌门师兄!山中不可一日无掌门啊!”

“不可你个头!”严争鸣给了他一剑柄,“事不宜迟,就此启程吧。”


后山群妖谷。

三人不欲引起争端,隐去修为踪迹,旅游似的就进了后山。李筠叼着根狗尾巴草,有些纳罕:“怎么今天这么静。”

上次来时,腥风血雨,妖尸遍野,几人险些折在这里,如今虽说顶级剑修和半仙之体都在此地,但踪迹隐去,想来总该有那么一两只不长眼的,可他们一路走到此地,除了郁郁葱葱的山林和潮湿的白色雾气,连只鸟都没见。

“不可倦怠。”严争鸣皱了皱眉,“确实是感觉不到妖气...怪了。”

三人面面相觑,一个猜想逐渐浮现在心头,好一会儿,李筠失声道:“不会吧!”

水坑这厮在外野了这么久,原来是在群妖谷里称霸王!

严争鸣嘴角抽了抽,勾成一个要笑不笑的弧度,“有扶摇派风范了。”

程潜本来也带着笑意,忽地低了眼轻声:“有动静了。”

三人齐齐收了声,霜刃出鞘一截,剑芒一闪,旁边草丛里的花骨朵慢悠悠的落了地。来人妖气非同寻常,看气息应当少说修为也有千年以上,呼听一阵尖锐的鸣啼,地面震颤,枝头开放的和未开的花全都落了地,转瞬间化为灰土,天边乌云滚滚而至,隐约可望见云里刺目的光,竟是山雨欲来。

李筠修为是三人里最低的,此时捂着耳朵大喊:“韩潭你给我滚下来!”

鸟鸣戛然而止,水坑翩然落地化为人形,惊喜道:“师兄!”

她轻飘飘的冲过来就要挨个给师兄们一个拥抱,结果还没到近前就被严争鸣揪耳朵,“你闹这么大动静干嘛呢!群妖谷群妖谷,怎的就你一只妖!”

不愧是老二带大的,李筠跟水坑简直一个德行,她屁滚尿流的往程潜那里跑,躲在程潜身后探出一个脑袋:“我怎么啦!我让群妖都专注修行,少出去惹事,我怎么啦!”

程潜摸摸她的头,顺手给她理了理刚才被风吹乱的头发,给小师妹圆场,“接到了就回吧,游梁和年大大在那边我总不放心。”

水坑惬意的眯了眯眼,头在程潜掌心里蹭了蹭,“小师兄真好。”

来时三人,回去多一只鸟,走出了百万大军的气势,浩浩荡荡的回了扶摇派。

水坑热情的抓住年大大和游梁抚摸了一通,然后就屁颠屁颠的跟着李筠扎进了他的小园子,“二师兄,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玩的?”

李筠还吃味呢,这吃里爬外的鸟见了面竟然第一个拥抱的不是他!他挥挥手,“去去去,哪回好东西少了你的!”

“我不!”水坑手脚并用的扒着大门,“多日未见你就不想我?”

李筠酸溜溜的:“反正你最爱的师兄是小潜,韩谭,亏我把你一把屎一把尿...”

“打住!”水坑脑袋都大了,她讨好地抱李筠,“对不起嘛二师兄,我错了,我最想你!”

身为扶摇派年纪最小(胡扯)的团宠(自封的),水坑认为自己有义务安抚一众师兄为她争风吃醋的行径,此时她巴着李筠在园子里找药材,忽地问:“那四师兄呢?我都回来了,咱们去找四师兄玩?”

“就知道玩。”李筠在菜园子里翻翻找找,嘴上也没闲着,“韩渊在南疆舒坦的很,你非要找揍去干什么?”

“哎...”水坑怅然若失,“好久不见了,怪想的。”

她两根手指放嘴边,打了一个呼哨,一只鬼面雕破风而来,稳稳地落在了她的肩头,李筠听见动静回头看了一眼,瞠目结舌:“你养储备粮呢?喂这么肥?”

那鬼面雕听得懂人话,当即怒不可遏,追着李筠要啄。李筠一路嗷嗷乱叫的跑半天,边跑边叫:“掌门师兄——小潜——小师妹!把这鸟给我弄走不然我不客气了!”

水坑看热闹,最后眼看李筠开始掏符咒了,才宝贝似的将其收在怀里:“四师兄送我的,弄死了你就等着被他追杀吧!”

天色很快黯淡,扶摇派众人围坐一桌,给征服了山旮旯的小师妹水坑接风洗尘。

李筠喝的醉醺醺,搂着水坑脖子开始往外掏东西,也不知道他天天都装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会儿不要钱似的往外撒,间或伴着一个酒嗝:“小师妹...嗝!...这些你拿着,不够问...嗝!问师兄要!”

水坑十分感动:“谢谢师兄!”话音刚落,又听李筠愣愣的说:“天天惹事,我一把sh......”

水坑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严争鸣费老大功夫才把程潜哄好,这会儿正殷勤的给他夹菜:“小潜,多吃点,别喝太多酒!最多一杯...好吧!两杯!别那么看我。”

掌门英俊的脸藏在夜色里,被月光和灯火照亮一个轮廓,他低声,声音磁而沉,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我怕我忍不住亲你。”

“......”程潜端起酒杯同他轻碰了一下,“休要胡闹。”

这算什么胡闹?严争鸣失笑,“来,小潜,我敬你一杯。”

李筠发酒疯,张着嘴口齿不清的喊,“我也来,敬掌门和小潜一杯!”

最后大家都来凑热闹,游梁问:“师父,说句祝酒词吧?”

严争鸣沉吟,“唔,那就敬这大好春光,祝愿在座各位,年年共赏春色,共沐春意吧。

李筠和水坑齐心协力灌醉了游梁和年大大,连程潜也不可避免地被波及,最后喝的脸颊微红,眼角眉梢染上一层薄薄的媚色,严争鸣挥退搀扶的众人,自己将他抱起,稳稳当当的一路到清安居的榻上,程潜双眼迷离,“师兄...”

严争鸣附身,在他额上落一个亲吻,“师兄在。”



大雨终于落下,众人都回了屋躲避,这雨下得情势蹊跷,忽快忽慢,忽浅忽深。时而凶猛拍打枝头初开的花心,时而润物细无声的在桑柳枝头落一个亲吻。天边降一道惊雷,饱受摧残的花蕊震颤不已,看上去可爱又可怜,然后雨势渐缓,最终并入山中常年不散的白色雾气。花心被充足的滋润蹂躏过,仍犹自挂在枝头颤动,享受薄雾与露珠的安抚。



远处喧嚣人间,年明明在雨中撒了欢的奔跑,被紧跟着的大人在头上罩了一把宽大的伞;年大大望着冲刷过一尘不染的夜空,良久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游梁作息规律的闭上眼,忽地起身,给屋里绿植新发的嫩芽浇了一捧清水——

再远处,人迹罕至的南疆,韩渊收到一只肥得变了形的鬼面雕,以及它嘴里衔着的大包小包的礼物,那鬼面雕自知自己胖了不是一点半点,羞愧的将水坑写的纸条递给他,那纸条写:“四师兄,记得把鸟还给我!”

他想:什么玩意儿,丢人东西。却忽地定睛,看到几株杂草萌发的绿色。韩渊嘴角染上笑意,不知道下一个春天,下一个惊蛰,会是什么样子呢?


仔细想来,应是枯木逢春,生机盎然吧。

死线横跳选手写完了!

我来了我来了~菜比选手来拖后腿

花酒为期:

期待已久 惊蛰破晓 六爻入梦!

江入大荒。:

写手之一报道!

罄淮:

花开蜀锦六爻惊蛰24h

倔强不屈残存一魂,聚灵于玉,霜刃出鞘傲然屹立世间。
轻狂浪荡追忆年少,心魔入障,剑走偏锋独守门派一方。
扶摇落,扶摇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生死两茫无相见,却遇红尘万丈犹少年。
是入定时毫无保留的后背,是闲谈时刻下私心的发带,三寸柔情换柔情。
百年分隔,遇如初见新人面。
雷响惊蛰,春拂云开故人归。
恰如心尖桃花潭。


策划: @罄淮 / @陆寻星 

文案: @江入大荒。 

题字: @合欢 

美工: @华歌鸽 

活动时间:3.5 / TAG:花开蜀锦六爻惊蛰24h

【参与人员】

【00:00】文  @罄淮   
【00:30】画  @冰島 
【01:00】画  @苍梧 
【01:30】字  @合欢   
【02:00】文  @顾望。  
【02:30】画  @贫道旻珺  
【03:00】画  @鳴光燈 
【03 :  30】字 @望春山 
【04:00】文  @山北迟青 
【05:00】画  @水自南归   
【05:30】文  @陆寻星   
【06:00】文  @蟹橙   
【06 :  30】字 @火中取勺在睡觉     
【07:00】画  @铜钱    
【07:30】文  @道爷碱三丰☯️   
【07:31】画  @雅雯 
(掉落)
【08:00】文  @F同学是只仓鼠   
【08:30】文  @是谢景行。   
【09:00】画  @NaCl过量鱼√  
【09:30】画  @九木又    
【10:00】字  @钺上柳梢头    
【10:30】字  @原树.  
【11:00】文  @江入大荒。   
【11:30】画  @-盐酥鲤鱼精   
【12:00】画  @晏一   
【12:30】画  @二期星期二  
【13:00】字  @长剑覆雪。   
【13:30】画  @我ID不土  我对晚宁哥哥一心一意                           
【14:00】画  @三生烟火   
【14:30】文  @听刀   
【15:00】画  @十二单🥥    
【15:30】画  @木艮木艮   
【16:00】文  @花酒为期   
【16:30】画  @佳声声声声   
【17:00】字  @公子初尘   
【17:30】画  @鹿衔草   
【18:00】字  @-無端-  
【18:30】画  @-临刀-   
【19:00】字  @辛尚仁   
【19:30】画  @伍所事事   
【20:00】文  @夜溪玦    
【20:20】章  @汐落 
(掉落)  
【20:30】文  @云锁朱阁。   
【21:00】画  @照川菓     
【21:30】画  @性感阳光在线摸鱼  
【22:00】字  @闭孤馆   
【22:09】章  @韩叙 
(掉落)
【22:30】文  @XXXxuanyuan   
【23:00】字  @箫韶九成°    
【23:30】文  @荣焉  

【随机彩蛋】歌  @天衾儿  

                        文 @拓山意 


花开蜀锦六爻惊蛰24h,惊蛰之时,请君一阅                  

【西北一枝花生贺24h/17:00】 殊途同归

*我的将军,生日快乐。



长庚久违的在夜间惊醒了。

他悄无声息的睁开眼,没扰了睡在旁边的顾昀,深夜里发昏的头脑暗自琢磨一小会,终于恍然大悟的眨了眨眼:他家大帅再有一月多就要过生辰了。

是头等大事。陛下的眼神穿透龙床上的层层纱幔,表情格外严肃,恰逢顾昀翻了个身,扯着被子咕哝了两声,下意识的要给当今圣上捡一捡往下掉的被子,眯缝的双眼里看见他家陛下黑夜中熠熠生辉的眼眸,吓得清醒了一半,鼻音浓重的问了一句,“长庚?”

“怎么还不睡呢?”顾昀挣扎着又问了一句,上下眼皮子直打架,说着说着就又要睡着,还强撑着抹了把长庚的脸蛋,“做噩梦了?”

“没有,睡吧。”长庚眼神清明,他摘下顾昀的手在唇边亲了亲,放进被窝里焐着,“晚安,子熹。”

顾昀的呼吸已经变得清浅绵长,长庚就小心的翻了个身,将顾昀搂在怀里,传说中赫赫威名出军在外不怕夜袭的顾大帅这会儿与形象严重不符,他嗅着枕边人身上浅淡的安神香味,往陛下怀里又凑了凑,彻底陷入了深眠,睡着时的嘴角微微上翘,想必做了个好梦。

陛下睡不着,就盯着顾昀恬淡的睡颜发呆。他日理万机,发呆时脑子里却空空如也,装满了琐碎的日常,七拐八拐就又转到了顾昀生辰的事上。

顾帅行伍出身,生日没几个是正经过的,多半咽着西北的沙子,就一口醇香的烈酒,做一做牵强附会的文雅,如今四海清平,那必然是要隆重一点,陛下有心召集百官来一出宫宴,思来想去,又怕身边这厮嫌这嫌那,倒不如办个家宴,热闹也不拘束,还能明里暗里含蓄的向各位好友展示一下自己和睦的家庭——

说白了,就是想秀一秀恩爱。

陛下打定了主意,安安生生的闭目养神去了,苦了第二日听说这事的沈将军,沈老妈子好不容易拖家带口回来过个年,他遥想了一下往年顾昀生日的景象,从吹笛子到吟诗作对,从凭栏醉饮到夜踏香云阁......

沈易当即脸绿了一半,顶着圣上慈祥的目光打了个哆嗦。

“怎么样?”长庚问。

“啊...”沈易战术性挠了挠头,最后一咬牙,“行。”

顾昀踏着昨夜的积雪走过来,并顺手折了一支侯府今年刚开的梅花,跟在后面的霍郸肉疼的捂了捂胸口,长庚失笑,“人家在枝头长得好端端,你偏要折下来做什么。”

“非也。”顾昀摇了摇头,一句话一波三折宛如唱戏,“回头放书房里养着,闲时也能赏梅,不是一件乐事?”

“......”可怜沈将军站两人后面,全程充作一块刚直的板子,顾大帅一扭头,惊奇的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顾子熹!”

此人多年如一日嘴欠,现在有了圣上撑腰更是无法无天,“好了好了,开个玩笑,今晚找你喝...”

“咳咳。”长庚咳嗽了两声,就见这人到嘴边的话拐了个弯,皮笑肉不笑的接上了最后一个字,“...茶,今晚一起喝茶!”

沈易不回京城则已,一回就糟心。他闹心的摆摆手,做了个揖,“我就先回了。”

长庚含笑点头,等沈易走出侯府门,才笑着捏了把顾昀的腰,装做不经意的开口道,“前些日子葛晨又研究出了些新玩意,我替你讨了一些来,算算时候也差不多要到了。”

“哦。”顾昀一点头,“一会我去看看。”

“还有什么想要的?”长庚略有点忐忑的问。

顾大帅纵横西北,靠的也不全是脸蛋和战术,他心思一转,笑眯眯的勾了勾长庚的下巴,“想要你。”

然而长庚和他纠缠多年,对这套早就免疫,只见圣上面色不改,八风不动的把顾帅爪子拍开,“没想到义父身子骨好的这般快,那我......”

“......”顾昀立刻后退三步,感觉自己的老腰在这种暗示下隐隐作痛,“我去看看新来的物事,臣告退!”

长庚也不追,就看着顾昀撒欢,雪地被踩出几个薄薄的印子,惊起了路过的几只飞鸟,有仆人路过,听见陛下感叹,“今年大雪,许是明年大丰收的预兆。”

也是平安顺遂的好兆头啊。

-

-

-

一月弹指即过,转眼间就到了顾昀生辰那天。

长庚这几日都住在宫里,紧赶慢赶的批完了年节堆积如山的公务,终于得了空闲,出宫连雁王府都不做过场,直接奔着安定侯府去了。

年节初过,残余的年气还是熏得人面色红润,顾大帅这几年被圣上养得不错,单薄的身板终于添上了几两肉,甚至有段时间,顾昀震惊发现自己的腰腹上多了一小点可以忽略不计的软肉。

顾帅要身材好面子,当即拒绝了陛下亲手熬的一盅鸡汤,并义正词严表示自己要锻炼减重,然而计划只持续了一炷香的功夫,就被皇帝以风大伤身的理由又拐回了床上。

...咳,就此宣告夭折。

“皇上。”院里已来了不少人,见到长庚纷纷起身,长庚示意他们都坐下,才亲自端了杯酒,“今天来的都是自家人,不必拘束,怎么放松怎么来。我来迟了,先自罚一杯。”

顾帅含笑起立,“那我就替陛下喝了这杯...”

“你给我坐下。”长庚嘴皮子不动,声音极轻,“想都别想。”

将军计划失败,只好百无聊赖的坐下把玩自己的白玉笛,坐的离他近的沈易眼尖,当即失声,“我的顾大帅,你要干什么?”

“......”沈易这棒槌,一桌子人如今都盯着顾昀的手,纷纷如临大敌,如坐针毡。最后还是皇上本人亲手没收了笛子,才免去一场风波。

“子熹,今天是你生辰,大家都在这儿,说点什么?”长庚温言,指腹摩挲着顾昀的手背。

“嗯?”顾昀措手不及,他环顾一圈,难得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那个...感谢诸位能够百忙之中光临寒舍...我真没什么说的,长庚。”

陛下不救场,只是笑得很温柔,险些看迷了顾昀,他只好磕磕巴巴的又说,“祝在座各位,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长庚罕见的没有拦下他的酒,事实上今晚陛下好像一直想着什么事,目光总是沉缓悠长的落在顾昀身上,好在他提早托了在座的各位,此时沈易从怀里摸出个盒子,打开是两枚作工精致的玉佩,老妈子意有所指的喝了酒,将盒子递给顾昀,“子熹,这么些年的生日,也没好好庆祝过,今年开个例,如今国泰民安,那我就祝你时时花好月圆吧。”

陈姑娘坐他一旁,此时微微颔首,唤道,“嫣儿。”彼时嫣儿还是个刚会走路说话的小不点,她捧着个带锁的古朴小木盒,笑得见牙不见眼,“顾叔叔,生日快乐~”

顾昀没接盒子,一把将小姑娘抱起来,“嫣儿想叔叔没有?”

“想。”小姑娘乖乖点头,在顾昀脸上大大的啵唧一口,惹得旁边沈易吃味,“你连你亲爹还没亲过几口!”

沈嫣笑声清脆,索性就一直让顾昀抱着,陈轻絮才开口,还带着点笑意,“那我祝将军美人在怀,每日有酒喝。这个方子照着调,既能尝到酒味,也不影响身体,想来再适合将军不过了。”

“什么方子这么神奇?”长庚问。

“是我听说将军生日特意调配的。至于名字...”陈轻絮沉吟,“就叫长相顾吧。”

“好名字!”曹春花笑着拍拍掌,“我在家中苦思冥想半宿,觉得论对美貌的研究再适合不过,因此求了葛晨,我们两个一道,为大帅献上生辰贺礼。”

他一挥手,属下端上来个托盘,上面是一个乌黑的发簪,乍一瞧上去和市面上的簪子无异。

“别小瞧了这东西,我和曹春花研究了好久,”葛晨眉飞色舞的解说,“大帅,您摸簪子右侧机关,就了解其中关窍了。”

“什么?”顾昀觉得新奇,他按下机关,簪子内部突然闪起小簇小簇的火花,将内壁照的莹白,十分好看。

“怎么样?”葛晨得意洋洋,他和曹春花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祝大帅看遍烟火,畅享人世辽阔。”

“还要永远帅气,嘤。”曹春花没骨气的补充道。

顾昀此人,活了小半辈子,礼物倒不是没收过,只是多半是山珍海味,腻了也倦了,久而久之对礼物便不报什么期待。这会他面前的盒子堆成一座小山,也许加起来不如以前的一件珠宝,他却格外珍惜的挨个抚摸了一遍,像初识拆礼物乐趣的孩童,珍之重之的开口,“谢谢大家。”

有人绞尽脑汁,为你说声快乐,人世间所求,便也不过如此了。

他摸到了长庚不知何时又为他斟上的酒,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片刻,顾昀举起酒杯,将第一杯淋到地上,“第一杯酒,遥敬战死沙场的兄弟,今日喜乐,情难自己,当与之同享。”

“第二杯,敬在座的各位,顾某半生戎马倥偬,得诸位好友知己,实乃幸事。”

“第三杯,”他顿了顿,看向长庚,陛下会意,端起酒杯,与他轻轻一磕杯沿,“敬陛下,此生有你,是顾某用尽的好运气。”

是他这一生,山河清明了了,家仇之恨罢了后,最大的慰藉。

“子熹,”长庚低声的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像不像交杯?”

顾昀抚掌大笑,长庚也含笑不语,葛晨酒量不行,三杯之后就要上天,只见他大胆叫嚣,“皇上的礼物呢?”

沈易促狭的笑,“是啊,皇上的呢?”

饭桌上的人开始起哄,长庚失笑,拉着顾昀的手,“我的将军,请跟我来。”

他们穿过侯府长长的走廊,才发现天上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飘雪,顾昀耍赖,摇着长庚的手指,“心肝儿,跟我说说,是什么?”

长庚但笑不语,扯着他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屋门前,“你进去看了就知道了。”

顾昀挑了挑眉,伸手推开了门,扑面而来的热气让他仿佛置身于春天。

他讶然,立在门前,长庚伸手推了他一把,“快进去。”

那是一片锦绣丛,各种品种的花齐齐盛开,让人仿佛置身于瑰丽的梦境。屋子的正中央,悬着一轮月亮和几颗星星,正闪着鹅黄温馨的光。

“长庚,我...”顾昀失语,他望向长庚总是含笑多情的眼眸,带着撩人的酒香,一言不发的吻了过去。

他想起自己曾逗弄似的说:“天理伦常在上,要星星不给月亮。”也想起长庚某日黯然神伤的一句“若我早生十年,定要把你偷来,放在锦绣丛中,好好的养大。”

长庚当真,给他梦境,让他沉迷。

-

-

-

不知什么时候,烟花开始燃放,而两人在这片锦绣丛里亲吻;不远处的侯府家宴,众人醉的四仰八叉;再远处,了然执一盏破旧的灯,遥遥望向京城的烟火,眼里有轻浅的笑意,他冲小弟子打了手语,小弟子回答,

“都送去了,陛下让我转达谢意。”

有什么好谢的呢?他们这一群人,有人前赴战场,有人易容乔装,有人守着庞然机甲,日夜与油灯相伴,有人穿梭在清苦的药味间,立下悬壶济世的诺言——

不过一句,殊途同归罢了。

                                      


我怎么还没转我明明记得转了!

17:00报道!来拖后腿惹!

爱死衣冠禽兽右位实锤:

#西北一枝花生贺24h终宣#


春日宴,桃花灼灼山野遍

暑气生,熹光烈烈心弦乱

白露降,寄我泼墨书一张

大雪扬,为我将军披衣裳

丹心寄山河,铁马伴金戈

赢得盛世清平,与你渔樵江渚

幸得执子手,此生余喜乐

生辰将至,风花雪月采一朵

月下谈笑相酌,为你挥毫谱长歌


<Staff>

主策:@爱死衣冠禽兽右位实锤 

副策:@沈舟祈今天也好酷居然弄抽奖了 

文案:@冉天生😷 

题字:@栀子只会咕咕咕 

海报:@清梦环途 


0:00【章】@芋泥啵啵也 

0:30【文】@顾叶还 

1:00【画】@弧老侃 

1:30【画】@-临刀- 

2:00【文】@爱死衣冠禽兽右位实锤 

2:30【画】@三只只 

3:00【章】@椰子船 

3:30【字】@藏锋归鞘知道限流不会轻易悲伤 

4:00【文】@白骰 

4:30【编曲】@明昭k 

5:00【文】@萧奈怜 

5:20【字】@食野之芩 

5:30【文】@朗姆酒兑水 

6:00【文】@却归. 

6:30【章】@失俞的头还在所以不叫矢俞 

7:00【字】@。 

7:30【章】@几木月 

8:00【文】@蓝家泠儿 

8:30【字】@小妄枯了QAQ 

9:00【文】@朝茶暮归酒 

9:30【文】@ColumbaRupestris 

10:00【画】@澪寻 

10:30【画】@KuKuKunre 

11:00【字】@许赦 

11:30【字】@既白233 

12:00【唱】@乔炔念 

12:30【娃】@苏顺卿。 

13:00【文】@竹清 

14:00【章】@和光同尘 

14:30【画】@燕三水. 

15:00【字】@栀子只会咕咕咕 

15:30【画】@阿笙喜欢磕cp 

16:00【画】@鼻子好塞啊 

16:30【字】@-無端- 

17:00【文】 @荣焉 

17:30【字】@清醒自律知进退 

18:00【画】@今天吃金枪鱼了吗 

18:30【字】@銀燭冷畫屏_ 

19:00【画】@名字超不羞耻的山贼 

19:30【画】@灼忘 

20:00【文】@子言不太咸(置顶有抽奖 

20:20【画】@山楂炖肘子 

20:30【字】@长离未离 

21:00【画】@略.jpg 

21:30【画】@有小绿v我就倒立 

22:00【文】@冉天生😷 

23:00【文】@沈舟祈今天也好酷居然弄抽奖了 

23:30【字】@脸不圆的安之 



二零二零年二月九日

正月十六

Tag:西北一枝花生贺24h

笙歌乐舞  文画交织  把酒祝欢

吾等同贺子熹生辰



好,还好这个号没怎么写过车……

好怕活动还没搞完我就凉了

【镇魂24h/15:00】镇魂群像•痒

★冬至


“……”

“……”

“干嘛呢老楚?”赵云澜一大早看见楚恕之鬼鬼祟祟的猫在工位后面,露出一双眼睛盯着郭长城,其行为之猥琐堪比林静偷吃大庆零食胜利后的丑恶嘴脸,十分有碍观瞻,遂大力拍之,“你大清早的盯着人小郭……唔?”

楚恕之一把捂住他的嘴,“你小声点!”

“我在观察。”他说着又眯起眼,“我看他半天了,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我看你挺不对劲的。”赵云澜一边吐槽,边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还真看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似的低低“卧槽”一声,也聚精会神的观察起来。

于是祝红来上班时,就看到赵云澜撅着屁股和楚恕之一起发疯的诡异景象。

她嘶了一声,“你们俩有什么毛病吗?”

赵云澜扭头看她一眼,“小郭怎么回事啊,我看着跟中邪似的。”

上次相亲的乌龙至今为止还深深停留在特调处每个人的脑海里,祝红瞟了一眼,露出一个短促又意味深长的笑容,“是不是又要相亲去呢?”

这边郭长城在座位上扭来扭去,神色焦急,如芒在背,他若有所感似的一回头,“!”

后面两人来不及闪躲,十分尴尬的咳了一声,赵云澜踱着步子往他那边走,笑容十分和蔼可亲,“小郭啊,有什么烦心事吗?”

“啊……没啊……”郭长城迷茫,对领导大早上的关怀感到不知所措,“怎么了?”

“啊,没事,”赵云澜十分云淡风轻的一挥手,留给他一个飘逸的背影和楚恕之一口沉甸甸的大锅,“楚恕之让我来关心一下你。”

楚恕之:“……赵云澜!”

然而领导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办公室并上了锁,就差在脸上写“你打不着”这四个大字。

至此,特调处每日一闹,算是落下帷幕。

…………

沈教授今天上午只有一节课,下了课就溜溜哒哒的往大学路九号走,在面不改色的接受一大堆问好之后,他敏锐的捕捉到了一小点违和,“小郭?”

“嗯……沈老师好…”郭长城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圈整个都红了,他哭丧着脸,声音因恐惧而有些尖锐,回荡在整个大学路九号——

“我觉得好痒啊!”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赵云澜在办公室里险些笑成一团烂泥,他颤颤悠悠的从椅子上往下滑,沈巍无奈的伸手捞他,“你别笑了,快给小郭想想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连你都不行。”赵云澜笑够了,眼角还有几簇笑出来的泪花,被沈巍温柔的拿指腹拂掉,“我看就是林静那个假和尚又搞出来什么现眼的蠢事……林静你给我滚出来——!”

他中气十足的往外喊了一嗓子,没过一会就见门口探进来祝红的脑袋,“别叫了,他不在。”

“噢……”赵云澜若有所思的冲她挥挥手,“出去吧,我一会下去找汪徵给他记个扣全勤。”

“……”他突然看到祝红没走,在门口犹犹豫豫,欲言又止。

“你不会也……”

“老赵,我也有点不对劲。”祝红扭了扭身子,过了一会索性变出蛇尾在地上拖曳着,“好像确实痒。”

很快,整个大学路九号弥漫在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当中,以郭长城为首,一干人全部都表情怪异的抓挠,“怎么回事?”

赵云澜闹心的不能行,他和沈巍倒是没有受到影响,但特调处群魔乱舞,他看着就心烦,林静这会终于接起他电话,“喂…领导?”

“林静你快给我滚回来!”赵云澜没好气,“把你那烂摊子给我收拾了!”

林静怂哒哒的挂了电话,没过一会就进来办公室,“我去,怎么都中招了!”

楚恕之照着他屁股来了一脚,“你是不是有毛病一天到晚整这些有的没的!”

“哎哟。”林静自知理亏,敢怒不敢言,他本能的朝沈巍那里挪动,半路被赵云澜给拦下了,只见他似笑非笑的,一张俊脸黑得像阎王,硬生生把林静的话给吓掉一半,“沈老……”

“你喊他爷爷都没用,我还不认你这个孙子呢。”赵云澜磨着牙回他。

沈巍就抱歉的笑笑,顺势一手搂住赵云澜的腰,“云澜……别气。你快点去想想怎么解决。”后半句他是对林静说的,对方十分有眼力见的滚蛋了,郭长城还是哭丧着脸,“什么时候能好啊,今天还冬至呢,我舅喊我回去吃饺子。”

“冬至了?”特调处妖神鬼怪全陷入沉思,“怎么这么快?”

“不快了。”沈巍眼神还是缠缠绵绵的绕在赵云澜身上,“你妈妈早就通知我们回去吃饺子。”

“哎哟这个同志可以的。现在都不通知我改通知你了。”赵云澜笑着勾他下巴,“像不像,我把你娶回家了?”

沈巍脸红:“……”

其余众人:“……”眼瞎了。

祝红作为曾经觊觎过昆仑君的牛人,此刻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伤害,“要秀回办公室去。”

林静也不知是个什么耳朵,“领导,过节补贴!”

“补你大爷!”赵云澜远远的呸了他一声,“这玩意想好怎么解决没?”

“我就是搞了个痒痒粉,谁知道不小心弄撒了,你们现在都中招了!”

“……”和林静工位挨着的郭长城敢怒不敢言。

众人一一咽下林静制作的自称一分钟见效的口感奇怪的药丸,然后互相对了个眼神,二话不说群起而揍之:

“林静我看你吃饱了撑的!”

“你是不是找打!”

“我挠不死你!”

林静终于成为大学路九号一个不可或缺的存在,大体可以概括为:吃饭睡觉打林静。

…………

特调处痒痒粉事件解决,赵云澜就带着沈巍溜了。赵妈催沈巍了好几个电话,自己这边却一个都没,他不平衡,就堂而皇之的凑过去偷听,只听对面那个中年妇女的声音温柔的能掐出水,和蔼的要命,“小巍,到哪了啊?”

“啊,我们快到了伯母。”

“噢噢噢那就好,饺子包了好几种口味,就看你喜欢……”

“妈!”赵云澜贴着话筒叫,“你怎么不问问我喜欢吃哪种!”

“喂你什么你敢不吃?”

“……”

赵云澜哑了火,等电话挂了又去闹沈巍,“宝贝,你怎么这么讨我妈喜欢。”

沈巍不好意思,“你妈妈是因为我是外人,所以难免……”

“不对,因为那是咱妈。”赵云澜捏着他手指摇晃,毫不犹豫给沈巍安了个比他小不知道多少岁的妈,“咱俩一家的。”

“……嗯。”

沈巍心下温暖,难得当着司机的面也没害羞,他柔柔的吻了一下赵云澜的眉心,“咱妈。”

龙城的天已经很冷了,前一段还下了场雪,地面湿滑,两人深一脚欠一脚的走在路上,家里的灯火橙黄温暖,赵妈早就立在门口,隔一段路就能感受到暖意,“妈,站这儿干嘛,别着凉了。”

“我接接你们,天黑了害怕你们看不清会摔跤。”赵妈乐呵呵的接他们脱下来的外套,“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们回来吃呢。”

大庆这几天都在赵爸赵妈家蹭吃蹭喝,整个人胖了一圈,赵云澜拎着他走了几步,“妈!大庆又胖了!”

然后被狠狠的拍了一爪。

沈巍站旁边抿着嘴微笑,他跟赵云澜回家的时候通常是很紧张的,宛如一个精美的人形雕像,别人不cue他就不说话的那种,然而今天赵云澜车上跟他说的话让他有了勇气,他鼓足勇气开口,“我帮您。”

灯火通明,透出一抹寒冬里的春意。

……

祝红回了族里,和爱慕她的后辈喝了一轮,再次干趴全场,被四叔揪着耳朵数落一通;

郭长城听着他舅的唠叨,傻兮兮的吃了一口饺子,被烫的叽哇乱叫;

汪徵和桑赞藏在特调处放藏书的角落里,不知是谁先脸红,也不知是谁先亲吻了谁;

老李头坐在特调处的门口,望着天悠悠感叹了一句:“下雪了啊。”

身后是留守在特调处的楚恕之和林静,两人默契的一碰杯,应和道:“是啊,下雪了。”

……

沈巍抓着赵云澜的手,在又一阵冲撞之后,停下来吻他,吻他汗湿的额头,吻他高挺的鼻梁,吻他的嘴唇。

“冬至快乐,云澜。”

“唔……冬至快乐。”

“我爱你。”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雪莱」

————————————————————————————

小剧场:

白天——

沈巍(犹豫害羞的):那个你做的痒痒粉还有剩吗?

林静(茫然):有啊。沈老师你要用吗?

沈巍(正直严肃):嗯,我有兴趣,顺便解药也给我一下,我看看它这个为什么能对妖族还有尸王也起作用。

林静(傻乎乎):好嘞!

晚上——

赵云澜:林静你给我等着……嗯……轻点…………

大家冬至快乐哦~


最近活动。

3.8日编辑:好啦我账还完啦~咱们有缘再见!

5.5日编辑:加了个p大言情小寒的活动!是我手痒orz,爬上来改一下置顶!

1.1222镇魂冬至24h/15:00√

2.0209顾昀生贺24h/17:00√

3.0305六爻惊蛰24h/23:30√

4.20210105priest言情小寒24h/暂定


1120方锐生日快乐!
祝我们锐锐前程似锦。
赶上了!!!
谢谢喜欢。
不喜轻喷,因为好久没有重温所以有些细节也许不对!